首页 > 联系我们 > > 正文

原上海市青浦区联合民办小学校长

日期:2018-07-16 15:08:34编辑作者:www.22sblive.com
口述人:马思国(原上海市青浦区联合民办小学校长) 
访谈时间:2018年6月6日 
访谈地点:上海市青浦区联合民办小学校长办公室 
可以请您讲讲办学初的经历吗? 
马思国:时间回到2000年6月,我和我爱人在上海市区一家台资企业工作。因为老板要扩大经营,将工厂迁至青浦区华新镇杨家庄村,我们便一起搬来。当时公司里很多人嫌青浦太远,不愿意来上班,但我和我爱人一合计,觉得总比从安徽老家到上海近多了吧,就来了。当时我儿子到了要上小学的年龄,他是1994年9月5号出生的,但因为和公办学校要求的读书年龄相差五天,学校不收,建议在幼儿园大班再读一年。那可怎么办呢,儿子虽然差五天六周岁,但个头已经和七八岁的孩子差不多了,去幼儿园肯定不合适;送回老家吧,父母都已六旬开外了。 
直到七月底的一个晚上,我和我爱人带着孩子在村里散步,路过原来空置的村小:两层的教学楼,楼下开着为农服务部和老年活动室,楼上基本空着。我一看,有戏了,要是能自己办个学校,孩子读书不就不愁了吗?这个想法得到了我爱人的支持。回到住处后,打电话告诉在老家当小学校长的哥哥,他一听,也很赞成我的想法。当时老家的大部分学生都随外出务工的父母到大城市里去了,学校空余的老师很多,没课安排,也发不出奖金,正犯愁呢。现在可以安排几个老师到上海来上课,既解决了这部分老师的工作,也能增加其他老师的收入。 
老师没有问题了,接下来是校舍,村里会同意借给我吗?第二天一早,我便去到村委会书记办公室,说出了我想借村里原来的校舍开办一所民工子弟小学的想法。书记很爽快地答应了,同意将二楼的六个房间借给我办学。在书记的安排下,村长领我到镇教委做办学申请。镇教委主任黄明权老师在看过我的申请后问我,“为什么想办学校啊?老师有吗?假如我们同意你办学,你保证能办的好吗?如果能办的好,我大力支持你,如果办不好,我会让你停办的”。我认真地回答了他的问题,并让他放心,“我一定能够把学校办好,如果办不好,任凭您如何关停”。就这样,镇里同意了。 
学校取个什么名字呢?我哥在老家的学校叫做寿县众兴镇联合小学,我所租用的校舍前身是华新镇杨家庄小学,我想那就取名叫“青浦区华新镇杨家庄联合小学”吧。我去镇上买了块木板,请木工师傅按尺寸锯好,请人在上面写上校名,钉在学校的大门旁。几天后,我哥从老家学校抽调4个老师来到上海,开始准备开学工作。这也意味着上海市青浦区华新镇杨家庄联合学校正式成立了。 
 
 
老师有了,校舍也有了,学生呢?直到正式开学的前两个星期,也只有六个孩子报名。一方面因为招生太晚,学生大都有了去向,一方面别人也不相信我们。有人劝我别干了,请了五位老师,按每月五百元的工资算,一年下来要亏多少?其实这些都在我的预料之内,我和我爱人私下里已经做过计算:我当时还在那家台资企业上班,每个月有差不多两千元的工资,我爱人在工厂旁经营一家杂货店,一个月能有千元左右的利润,加在一起对付每月两千五百元的教师工资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我计划亏两到三年来做这件事情,但也坚信自己能把学校办起来。 
开学前十天,镇教委黄主任问我是否愿意全盘接收附近小区内一个简易教学点的42名学生和两位本地的老师。尽管学生的学费已经被提前收走,两位本地老师的工资也相对较高,但我心里明白,这时候对我来说,学生比什么都重要。只要有学生了,就可以开展工作了。但最令人头疼的,是我们作为学校需要为这些学生提供接送服务。还有一个多星期就要开学了,要想这部分学生和老师能来,就必须马上买一部校车。哪里买呢?新车肯定买不起,要买只能买台二手的。到处托人打听后,总算打听到老家有一台跑县城的19座客车在出售,于是连夜赶回老家,谈妥价格,第二天就请人将车开到上海。到那个时候,才可以说办学所需的基本东西都有了,那天美美地睡了一晚。 
澎湃新闻:在这个过程中有遇到什么困难吗? 
马思国:自己创业的时候,可以说是勒紧裤腰带慢慢过了。第一年村书记说我不用交房租,房子免费给我办学校。这位书记现在快七十岁了,人很好,我们学校发展到今天,不管将来什么样,我对他永远感恩。但到了后面几年,当时学费又低,两三百块钱一个学生,房租也要付了,我有一点压力。 
2003年应该是学校快速发展的开始。那时我们这样的民工学校大都放假早,开学也早。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那年暑假前的学校工作,在放假前召开全体教职工会议,在会上我将事先起草的相关规定向大家宣读。大致内容是:从2003年暑期开始,愿意和学校签订合同的教职工可以按规定享有暑期工资,对暑期招生工作也有所奖励。同时,决定将学校原来的一排低矮的瓦房进行彻底改建,也就是将其全部拆除再重新修建。记得那年夏天非常热,比往年同期高3-4度,相应的材料也比往年贵出30%以上。但考虑再三,我还是做了重建的决定。想要学校能进一步发展下去,硬件设施,尤其是校舍,必须规范,必须符合校舍用房所需。 
经过和村里的协调,书记同意由我本人自行出资改建,并帮忙找来施工方,对工程工期、质量要求、安全工作等一一做了要求。两层新校舍顺利完工后,大大缓解了学校用房的困难。底楼的食堂宽敞了,食堂卫生许可证也能搬出来了。教室的门窗规范了,室内相较于过去低矮的瓦房亮堂多了。讲实话,当年大手笔花钱盖房花光了我们多年来在上海打工的所有积蓄,那年过年家里仅用100元买了点鱼肉,现在想起来心里也是酸酸的。 
之后还改建过三次校舍,第二次是在2006年。自从2003年8月学校南面的楼房造好以后,学校看上去比以往和附近其他学校更有看头了。那时候干劲十足,学生一学期比一学期多。记得2003年9月已有400多人,也已经有初中部了。2004年2月开学时有600多人,2004年9月开学时增加到800多人,2006年学生数达到1000多人。教室里可以说是人满为患了,有的班级已经有八九十学生了,教室明显不够用。左思右想、反正没有办法可想,急得饭都吃不下。这时候不收会造成学生流失,但如果一味地增加班额人数,又和我的办学理念有冲突了,到时候真的不要说教好学生,连看好学生都有问题了。基于这种状况,只能想办法增加教室,于是我一有空就到村书记办公室找他“汇报”工作,聊学校的情况、存在的困难。经过好几次沟通,村书记最终同意我在暑假对学校原来的两层教学楼进行重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