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联系我们 > > 正文

我们的父亲马廷士叔伯弟兄四人都参加了红军

日期:2018-05-28 17:01:06编辑作者:www.22sblive.com
我们的父亲马廷士叔伯弟兄四人都参加了红军。四兄弟中的老大马潘士和老四马清士牺牲在长征途中。这张照片是父亲和他幸存的弟弟马辉(原名马善士)1947年在华北重逢时照的。
 
马家弟兄出生在江西省永新县象形乡马家村。马廷士出生于民国元年(1912)。他哥哥马潘士比他年长十岁。马廷士9岁时就父母双亡,他哥哥嫂嫂把他带大。两位堂弟马善士和马清士分别出生于1915年和1917年,和他们的父亲一起就住在隔壁。马家村座落在罗霄山脉北麓一条山沟的尽头。我们家祖屋前是稻田和潺潺溪水,祖屋后是漫山的翠绿参杂着映山红的妍艳。马家祖祖辈辈就是在这里辛勤劳作。
 
四兄弟青少年时期的中国,战乱频仍,列强环伺。皖、直、奉三大派系在外强后台支持下各称雄一方,仅二十年代就发生了直皖战争,两次直奉战争,两次粤桂战争,滇桂战争,和蒋冯阎中原大战。地方军阀的尔吞我并,更是数不胜数。1916到1928仅四川就发生了四百余次内战。身处灾难深重的中国,一批在外地接受了新思想的年轻知识分子回到永新传播马克思主义,席卷半个中国的北伐使永新很早就有了共产党的组织和农民运动。1927年毛泽东率领秋收起义队伍上井冈山,就是在永新进行了著名的三湾改编。1928年4月,朱德带领南昌起义余部和湘南农军及农军家属1万余人转移到了井冈山,胜利实现了“朱毛会师”。但山上资源贫瘠,养不起这么多人,出现了毛泽东所说的“三个万难”的局面,即粮食筹措万难,经费给养万难,伤病医药解决万难。而井冈山脚下的永新峰峦叠障,易守难攻,且地域广大,物产丰富,人口多,是实行工农武装割据养活红军的理想之地。为此毛泽东提出了“大力经营永新”,在全县深入土地革命,层层建立党的组织,建立工农兵政府和地方武装,分兵发动群众,扩军。
 
 
 
1930年春,早已是共青团员的马廷士和儿童团员的堂弟马善士听说红军在村祠堂设了招兵站,就一起去报名。18岁的马廷士当即被红军收下,被编入安福独立营,后来又被编入湘赣边区的红六军团。15岁的善士却因年纪小被拒。他家也未回,跑了40里路到县城找到舅舅担任副连长的永新独立团,再三要求后被收留。当时独立团全团只有5枝枪,一营一枝,团部两枝。马善士分到了一枝梭镖,名字也改成了马辉。
 
马廷士的另一个堂弟马清士年纪更小。因为家里穷,他9岁时被过继给邻村的一户地主。红军来后,他才回到家中。1930年马廷士马善士参军时,马清士只有13岁,已是村里儿童团的骨干。1933年马清士16岁时也离开家参加了红军,和马廷士一样,编入湘赣边界的红六军团。
 
1934年第五次反围剿失利后,在中央红军10月从中央苏区出发长征之前,中革委命令湘赣边的六军团于8月先行向西突围。出发前在军团保卫局担任侦察科长的马廷士匆匆赶回家动员他哥哥参加红军一起走。马潘士是极本份的老实农民,当时已32岁,育有一儿三女,妻子还怀有身孕。父亲为何要动员他抛下妻儿参加生死未卜的远征?最近我们回老家看了许多史料,才了解到当时斗争的严酷。在“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口号下白军对根据地的无差别屠杀,地主武装把抓到的农运积极分子躯截数块悬首示众,时有发生。我们猜测当年父亲可能是虑及于此才动员他哥哥一起走的。伯伯本舍不得妻儿,在父亲动员下才下了决心。身怀六甲的大娘牵着四个孩子和他们在村头依依惜别。
 
伯伯这一去就再也未能回来。六军团刚出发不久他就在牛田作战中牺牲了。
 
马清士则是牺牲在1936年六军团长征结束前的最后一战。他入伍不到一年就加入共青团,接着入了党,被送到红军学校学习,毕业后回到六军团17师,长征时担任连指导员。在会师前攻打甘肃天水县城的战斗中,他们连担任主攻连。马清士带领战士在轻重机枪掩护下扛着云梯直扑城墙。墙上守敌拦阻射击弹如雨下。一颗子弹恰击中他头部。他叫给他包扎的战士不要管他赶紧攀登城墙,随即牺牲,年仅19岁。
 
四兄弟中的两位幸存者则在几十年的戎马生涯中历经艰险,九死一生。
 
父亲马廷士参与了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三次艰苦卓绝的远征。第一次是举世闻名的长征。1934年8月父亲所在红六军团奉命作为长征先遣队先行自湘赣苏区突围西征,转战至湘中与红二军团会合创建湘鄂川苏区。1935年11月,红二,六军团由湖南桑植出发开始长征。父亲担任方面军保卫局侦察科长,执行方面军的先遣侦察和保卫任务。途中或湘桂黔浴血突围,或横断山天如火水似银,或雪山草地饥寒交加。1936年6月底二六军团至甘孜与四方面军会师。二、六军团合组为二方面军。10月,二、四方面军北上至甘肃会宁与一方面军会师。
 
第二次是悲壮的西路军西征。1936年10月会师后,四方面军主力2万余人遵中央命令西征企图打通与苏联联系。父亲从二方面军调往四方面军参加西征。西路军行至河西走廊遂与敌大规模惨烈战斗,困守不毛之地,兵力悬殊,粮绝弹尽,全军覆没。战死者七千多,被俘者一万二千多,俘后惨遭杀害者六千多。伏尸盈野。父亲摆脱马家军骑兵搜捕,只身化装求乞,昼伏夜行,穿越腾格里沙漠行程两千余里,至黄河东岸已形容枯槁,衰竭至极,被当地红军发现送往延安。父亲到延安后任陕甘宁边区保安部警卫科长、锄奸科长,担负中央首长警卫和边区除奸反特。1942至1944年延安中央党校一部学习,结识了1939年自新四军来延安的母亲。
 
第三次是人们知之不多的三五九旅南下。1944年中共中央决定由三五九旅的部分兵力加上中央派往南方的干部大队,总计5000余人组成南下支队孤军南下开辟华南根据地。父亲由中央党校调至南下支队任保卫部代理部长。支队11月从延安出发,冰天雪地的严冬涉水渡过黄河、汾河,大雨滂沱的盛夏翻越湘赣粤崇山峻岭,冲破国民党军和日军层层围追堵截至广东,再转战至中原,历时659天,行程两万七千余里,突破100多道封锁线,大小战斗300余次,平均两天一仗。自赣湘鄂北上时曾连续行军作战48天。经近两年浴血征战,返回延安时仅剩1414人。南下支队没有实现开辟华南根据地的战略企图,但转战八省100多县,开创了湘鄂赣边抗日根据地,推动了粤汉铁路沿线人民的抗日斗争,对巩固和发展中原解放区起了积极作用。
 
四兄弟中的三位参加红军时都在六军团,叔叔马辉所在的部队却于30年冬东渡赣江编入一军团。马辉历任通信员、测绘员、通信主任、参谋等职。长征中他四次负伤。双腿,胸部和嘴部都被子弹击中过。他以惊人的毅力拄着拐棍跟随部队过雪山草地。过草地前由于子弹留在腿部伤口感染化脓。他让军团卫生部医院在没有麻药的情况下作手术取出弹头。长征结束前一次战斗中他肩膀又被砍伤。抗战期间他先后在一一五师独立团和晋察冀军区第一分区担任连长,支队长,特务营营长,骑兵营营长,副团长,分区副司令员,参加了平型关、百团大战、黄土岭、狼牙山等战斗。嘴上的创伤虽经白求恩大夫作过整形手术仍然合不拢。被当地军民称为“马豁子”的马辉曾让日军闻风丧胆。解放战争时期他先后在晋察冀军区和察哈尔军区担任旅长,参加了解放石家庄和保北、雁北、察南等战役。1947年他听说马廷士所在部队就在附近。他骑上马找去。到了那里一屋子人他已认不出谁是马廷士,就冲着满屋子人用乡音大喊一声“哥哥”。那张照片就是兄弟俩相见后照的。
 
建国后马辉担任志愿军201师师长率部参加金城阻击战,激战24昼夜毙伤美7师美24师韩6师和哥伦比亚营两万三千余人。所部获志愿军总部嘉奖。
 
伯伯长征走时大姐9岁,大哥7岁,二姐三姐分别是5岁和3岁,最小的姐姐是遗腹女。二姐三姐后来不幸夭折。大娘一人含辛茹苦边种田边拉扯孩子,国民党军来了还要赶紧往后山上躲。她分娩后第二天就下地干活。1949年父亲回永新老家,村里人杀了口猪在村口迎接他。大娘对他说,你回来了,你哥哥再也回不来了。父亲说我们过雪山草地苦,你在家更苦。二人抱头痛哭。
 
建国后井冈山垦殖场招工时,父亲曾劝大娘当垦殖场职工,大娘不愿去,一直住在马家村,直至去世。大哥建国后在村里担任党支部书记,带领大家兴修水利发展生产,很受村里人敬重。大姐边做临时工边操持家务。49年父亲回老家时曾想把小姐姐带到南昌就读烈士子弟学校,大娘舍不得未能成行。53年小姐姐进江西纺织厂做纺织工,因技术一流,思想先进,进厂两年就入党,获先进工作者和技术标兵等荣誉称号。66年小姐姐响应党的号召和丈夫报名从南昌回到永新参加三线厂筹建,在厂里工作直至退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