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责任 > > 正文

居民杠杆率:没您说的那么悬

日期:2018-04-02 16:00:26编辑作者:www.22sblive.com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中心
 
近期,一些研究机构及媒体对居民杠杆率表现出较大的关心,认为居民杠杆率风险过大,应开始去杠杆。如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中国宏观经济形势与预测”课题组发布的《2017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中指出“包含公积金贷款的房贷余额与居民可支配收入之比在2016年年末达到68.3%”,以及“最早到2020年,房贷余额与居民可支配收入之比将达到美国金融危机前峰值”。
 
我国居民部门杠杆率真的有这么悬吗?本篇报告主要对居民债务和杠杆率进行分析。
 
居民杠杆率仍在上升
 
居民部门加杠杆近两年呈现加速态势:1993-2008,由8.3%上升到17.9%,15年不到10个百分点;2008-2017,由17.9%上升到49%,9年上升了31个百分点,年均增幅近3.5个百分点;近两年年均增幅更是达到4.9个百分点。
 
居民部门杠杆率的快速攀升致风险凸显。特别是,由于一方面短期消费贷成主变相的抵押贷,加大了风险;另一方面,较大的贫富差距也使得平均意义上的杠杆率不能完全反映实质上的结构性风险。2017年居民短期消费性贷款增长过快,全年上涨了38%,这些贷款有相当大一部分仍然是住房贷款的替代形式。2017年以来各地纷纷推出住房限贷政策,银行收紧了房地产贷款额度,批贷周期也相应拉长,使得部分贷款渠道转向了短期消费贷。这部分贷款缺少实物资产的抵押,银行面临的风险敞口更大。此外,一般寻求消费贷来作为降低首付比例的家庭,其金融资产规模也势必有限。而拥有大量存款类金融资产的家庭,其贷款比例也一定有限。这种因收入与财富差距造成的居民部门内部资产结构扭曲使得平均意义上的杠杆率风险加大。拥有负债的家庭缺少相应的金融资产作为覆盖,一旦其收入流出现问题,就会出现违约风险。
 
 
 
居民部门杠杆率(%)
 
居民杠杆率风险不宜被夸大
 
首先,从收入流角度,根据我们的估算,居民每年债务负担(即年还本付息额)尚不到可支配收入的10%。也就是说,居民能够以其可支配收入来还本付息。居民债务偿还的主要来源是可支配收入,只要收入本身可以承担每年还本付息压力,则居民债务便不会对金融稳定性产生影响。假设银行贷款利率为4.9%、平均贷款久期为15年,则每年还本付息的压力约为债务余额的10%。我国2017年末居民债务余额40.5万亿,按10%计算,每年需还本付息4万亿,仅占居民可支配收入的8%左右,占居民消费支出的13%。由于居民债务的过快增长,居民每年还本付息压力显著增大,但当前尚处于可控范围之,尚具有一定的加杠杆空间。
 
 
 
居民年还本付息压力
 
其次,即便在收入出现下降的时候,居民仍有大量的存量金融资产来应对流动性风险。我国居民部门由于长期较高的储蓄率,积累了大量的金融资产。2017年债务余额虽然有40.5万亿,但居民现金与存款加总达70.9万亿,远超贷款余额。此外,当前居民还持有货币型公募基金6.7万亿,非保本型理财约23万亿,公积金存款余额4.6万亿。在现金与存款的基础上,再加上这几项与存款类似的资产,总额超过100万亿,是贷款余额的两倍多。单独比较居民部门贷款与现金加存款的比例,2017年末中国为57%,稍高于日本,但远小于美国、英国、加拿大、德国等发达国家。再考虑到非保本理财、货币型基金等类存款资产,中国居民持有的低风险金融资产足以应对暂时的流动性风险。在次贷危机期间,美国贷款与存款加现金的比例高达223%,加拿大和英国也均高于100%,这与中国当前的处境是完全不同的。
 
 
 
各国居民部门贷款/(存款+现金)(%)
 
第三,居民高储蓄率提供了最终保证,显示有足够的清偿能力。我国居民部门长期具有较高的储蓄率,1990年代至今大部分时间储蓄率都高于30%,2010年达到最高点42.1%,随后有所下降。2015年回落至37.1%,但仍高于全球平均水平。相比较而言,美国2017年居民储蓄率为6.9%,韩国和日本2016年居民储蓄率为13.1%和2.4%。我国居民部门极高的储蓄率将可支配收入转化为资产存量,从而降低了居民部门的债务风险。近年来居民存款增速处于较低水平,2017年同比增长7.4%,而贷款增速较高,2017年增长21.4%,但居民部门储蓄存款仍远高于居民负债。2017年居民负债余额40.5万亿,存款余额65.2万亿。居民储蓄存款下降主要由两方面原因:一是房地产市场和资本市场的发展,使得居民的资产配置更趋于多元性,储蓄存款在居民资产中占比下降;二是居民储蓄率略有下降也致居民储蓄存款增速下降。但总体上,我国居民储蓄存款规模依然处于较高水平。

相关文章